-此刻相逢-

管理人:Ecaros
全职主食虛空双鬼轩策/林方/肖戴
HQ主食黑研/兔赤/灰夜久

COS》家教 8059



他曾想过若无那一场雨,对方现在该是什么模样。
应是继续扬着灿如阳光的笑容踏上投手丘,又或者在豪迈挥棒后目送小白球横越蓝空。
他一直认为山本武只该融入这片景色。

直到看见对方一个转身一语不发撑起黑西服,这才明白世界第一的杀手所言不假。


山本武的的确确就是这个世界里的人。



即使沐浴过腥风经历过血雨,他们也依然仍属年少。
14岁的盛夏。学校屋顶,天台。
未知的命运安排。

-------
PHOTO THX/佐為
YAMAMOTO/Wei
GOKUDERA/Ecaros
-------

------
PHOTO THX/李哥
Sonnet No. 129/莎士比亚十四行诗第129首
研磨生日快乐
--------

今年觉得应该要不一样一点
看了很多风格,比较不同的同人设定后,不知不觉变成自己的性癖取向(???
以前写过一篇研磨(各种不情愿之下)被找去当模特儿的故事
所以大概算是以此为基底的延续(虽然第一章后面的章节都完全没有放出来)

被挑选的原因是足够中性
发展阶段的少年有一种独特的魅力
徘徊在青涩与成熟之间
深色的唇彩添加立体感
说不出的矛盾与违和
摸索着、碰撞着、迷惘着
正值风暴期的少年

造型师想过十几个样子,最后还是选择了制服。
深蓝色的西装外套底下去除平常的衬衫领带,象征该时期的叛逆与解放。灰色的制服裤换成了比较贴身的款式,脖子上圈上颈链。
我们乍看之下自由,其实在身陷囹圄.

(大概是这个样子的感觉(???


原本一心想要拍很颓靡的感觉(?
结果不知不觉还是变成了以迷惘为主轴的东西
这大概跟最近在学青少年发展与辅导有关XD
想到研磨始终要长大,就不禁幻想课本上青少年即将有可能遇到的心境他是否也会经历...!

看哭了我

GOR叔:

[光谱汉化组][黑研/RM][35P长图流量注意]

意外降临,研磨悄然变成阿黑的守护天使?「想要为你成为全新的研磨,再一次与你相遇」

虐心表象下,东京竹马跨越生命长河的甜蜜蜕变

——与今年在《排球!!》本志中惊艳成长的研磨心境格外符合。

亲爱的黄金二传音驹灯塔孤爪研磨生日快乐!姨母们都知道你是东京的宝石

是真的天使本人了!RM太太twi走https://twitter.com/RnoenM

陪可爱极光研磨度过的第四个生日,姨母的心头宝,希望你人生中的每一天都有爱的人陪伴,能够自由自在做自己喜欢的事,你是被命运宠爱着的可爱果汁男孩,今年感谢古馆老师让我们知道了你有多么优秀,疯狂比心❤

8059 | COS



乐此不疲的山本武与他的义大利语教师


『我~爱你! 』
『滚开! 』


有关彭哥列守护者的相亲相爱在你看不到、以及看的到的地方。


----------
PHOTO THX 李哥
协力 THX 小可
YAMAMOTO | WEI
GOKUDERA | ECAROS
----------

可喜欢他们打打闹闹相亲相爱啦!

山獄 | 小段子

在司仪冷静的宣读与热烈的欢腾中,彭哥列一年一度的各部竞赛拉开了序幕。

平时六个部门虽各司其职,但追求内部行政效率的同时为了确保实战能力不落下,每季都会安排各部门的内部竞赛,以此相互切磋激励士气。每季的前三名则能获得参与年度大赛的机会,以及比起奖金更令他们渴盼的--挑战守护者的殊荣。

在过去两年的竞赛中最常接获指名的就是使用日本刀的雨之守护者山本武。

岚部的成员曾透露他们的守护者大人为此感到不满,认为山本武在最想一战的对象排行榜上冠居榜首不过只是因为东洋武器新鲜。

由于岚部和雨部长年处于和平又激烈的竞争中,因此岚部成员在左右手大人转头抛来凶恶的询问眼神时他们总一致点头,即便内心各有想法。...

黑研 | 段子

在吃日式料理的时候幻想了一下黑研吃鱼现场

*

黑尾铁朗不是很重要但意外能在论礼仪时登场的技能:把鱼吃得很干净。

研磨的碗也很干净。
黑尾会先处理好第一只鱼,剥皮或去骨,挑掉研磨不会吃的部分(横竖研磨还是推回来给他,不如一开始就先切分好),然后推到研磨的面前。

一般来说他的工作就是把这尾鱼至少吃掉2/3就可以了。

前辈们见了觉得黑尾铁朗真他妈没救,宇宙无敌保护过度。
黑尾义正严词,表达自己只是看不下去一尾鱼必须支离破碎。

夜久挑眉,用筷子点点盘面说,不然你也帮我服务一下?

黑尾笑得很嘲讽,说,所以你不怎么吃鱼原来是因为不会吃啊

席间吵吵闹闹,黑尾跟一掌拍上桌大嚷你再说一遍的夜久杠上,海在...

キセキ

愚者提灯:

《YELL》里的第二篇。


这篇好像好评最多……?



---------------------------------



キセキ



山本武x狱寺隼人...



【忍迹】百亿之昼 千亿之夜 - 07

實在太喜歡這文字 了

苦橙薄荷尤加利:

忍迹+冢不二 柳生仁上线


加粗为回忆 下划线by作家忍足君



07


吃过早饭之后,忍足要回房间跟日吉联系下本新书的事,迹部一边翻着带来的书一边等他。



他有买忍足每一本新书的习惯。虽然忍足的写作风格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是迹部的菜,但是看多了,也就成了习惯。


大概是因为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一部分的忍足和他自己。


职业的写作者是会把写作融到生活中的。


男女主初见的餐厅,是他们一起试过菜的馆子。


然后他们默契的很久没提吃法餐的事。...

【游戏王5D's 】重遇 (杰游)

在那两年的漫漫时间中游星模拟过不下百遍他们的重逢,也许杰克会依旧漠视众人地从他身旁走过,也或许杰克会在决斗中想起什么,但重遇时他们却仅沉默以对。

「几年了?」打碎沉默的这一句话仿佛藏进一丝什么样的情绪,令游星直觉性地答道:「两年。」

话一出口才觉有些懊恼,杰克问的那么漫不在乎,他却答的那么肯定,活像他捧着那些泛黄陈旧的回忆碎片一路惦念记挂至今,甚至珍重地收拢在掌心,人家却早已视若无睹的头也不回。

「哦。」杰克的唇角勾起略戏谑的笑,那模样游星并不陌生,无论是从电视的惊鸿一瞥亦或更久远的从前。他原以为杰克会对此做出什么评语,可能是一抹嘲讽也可能是一句随口的总结,没料到杰克紫水晶般的瞳...

【COSPLAY】迹 部 景 吾 -UNDONE-

-UNDONE-


-UNWILLING-


-UNYIELDING-


-UNEASY-


-UNAFFECTED-


-UNDOUBTED-


尚未完成的冰之殿堂
纵有不甘也绝不轻易屈从
不轻言吐露的不安只是短暂
你知道他不受影响
他是我们的王,无庸置疑
耀眼不朽


-------
ATOBE KIEGO /Ecaros
PHOTO THX/风又
-------

-UNDONE-未完成
-UNWILLING-不甘
-UNYIELDING-不屈
-UNEASY-不安
-UNAFFECTED-不受影响
-UNDOUBTED-无庸置疑

私以为那只手只能是忍足

超自我流TEST x Kenma】千年

(二创、私设有,画质渣,慎)
其实说起来就是有天在家里忽然心血来潮的布棚与试妆
看到了猫男物语后一个突如其来的莫名发想



穿越九万里山川旷野 
等过一场花开花谢
遇见三千丈月光初雪 
仿佛从容刻入眉睫
才终于在指尖   挽歌告别

藏有小心思只买一杯饮料的凤长太郎
与二话不说插了第二根吸管的冥户亮
间接接吻作战大失败。

--冰帝学园ダブルス1

「你的支持是很重要的」「前辈的信赖就是我的一切」
谁也看不见的线将你我相连。

-------
OTORI/Ecaros
SHISHIDO/Giselle
PHOTO/ SUN
-------

6.11凤冥日大快乐!恭喜官方出戒指
这下婚事可不远了吧(!



冰帝学园双打2

忍足/Ecaros
向日/Yulin
PHOTO THX/4弘

海隼02

你知道吗?在古爱尔兰语里,海与黑夜是同一个字源。霜月隼按着透明舷窗,回过头来没头没脑的对他抛出了这句话。

这一天他们极其难得地降落在海上,天幕与海平线在几不可见的远方融成一片难分难解的墨色,而星空璀璨辉煌。
为了与玄武舰区别,他们舰的队服是白色的,阳曾埋怨过这衣服看似气派却不耐脏,维护与清洗都是件麻烦事,他其实也颇为认同,战场上短兵相接的情况难以细数,虽然少有接近战但只要一有血迹沾染,衣服基本上视同报销。
只是当这身军服穿到霜月隼身上去时,却显得再合适不过。

文月海从没见过对方染血的模样却也衷心希望那一日永远都不要到来。
从学院里遇到霜月隼的刹那仿佛有什么就不同了。意外的调职,升迁,笔挺隆重的军...

童話OA

他沉溺梦乡,是因为那里有他追寻的人。

低而沉的嗓音如醇酒般醉人,蓝发的男子笑的淡然,温柔的眼眉望向王座上的唯一听众,叙述感叹而深情。
纺锤的针确实尖锐,诅咒却更像祝福,在这一场梦境里没有王子,无须王子。浑忘长眠几世纪,在梦里至少可以相依。


第一夜他会晤了吟游诗人的谒见,原因无他,单纯就是无聊,吟游诗人有一副好嗓音,故事开头与大街小巷流传的无异,结局却荒腔走板,他发现自己意外的喜欢这种出乎意料的结尾。

第二夜他准许了吟游诗人的请求,让诗人能够来到他的尊前屈膝,执起他的手并在手背上烙下虔诚的一吻才开始了故事。横竖是打发时间也无伤大雅,他这么告诉自己。顾自假装一派镇定。

第三夜他原谅了吟游...

谢谢夫人帮我改比基尼素体颜色,还借我兜档布素体谢谢
晋平跟道野帮我订黏土人
谢谢这个世界

我觉得我要疯了可我傻笑个不停(副交感神经失调

黑研


习惯是种可怕的开始。
等他回过神,他竟然已经推估着时间心想黑尾差不多该到了。
......莫名其妙。
明明就是为了学习独立才搬出来住的,现在却搞的自己像是等待保姆来临的幼童,在家里嗷嗷待哺的微妙。
在他抱着PSP倒在沙发上时,门口精准地传来了钥匙转动的声音。
.
研磨瞪着面前的餐盒,有种势不两立的味道。
黑尾看着看着想笑,那画面实在太像观察着入侵者而警戒的猫。
「我不想吃这个。」
「不可以挑食。」今天的黑尾看起来很坚决,把食盒朝他推近了些。
「可是我从以前就不吃这些......」研磨放软了声音,他知道黑尾没什么缠斗的耐心,最后肯定会应允,把他不喜欢的东西挑进自己碗里。研磨对这点很有自信,毕竟这些年下来他都是这样逃...

心照不宣的拉赫曼尼诺夫
第二号钢琴协奏曲第一乐章
"say you love....?"


PHOTO THX/小妃
520纪念! (虽已过期

故事未央

生不逢时。
忍足从书里读到这段话时其实没什么特别的感慨,男女主角的生离死别与太多太多的不得不都是文艺类爱情作品的主流戏码,即使几乎看了开头就能猜见结尾他也乐此不疲。迹部曾经拿起他读到三分之一的文库本起来粗略翻看,修长的手指挟着薄页,拇指嵌进书心,明明是漫不经心的浏览却有种慵懒写意的美感,忍足看着他斜倚在窗边任倾泻进来的夕阳沁透,整个人渡上一层暖金色看上去有些朦胧,心想有些人就是生来一举手一投足都仿佛入画,不言语也是安宁静好的时刻。

在霞光下,迹部一向凌厉的眼眉都柔化了几分,纤长的睫毛随着视线起伏而轻颤,抖落一片细致的阴影,眉间却逐渐地蹙起纳闷--忍足也不晓得为什么他就是能轻易读懂迹部一个眼神所...

『スケスケだぜ。』

"蔷薇艳丽的花叶下有锐刺正张扬,钉在谁的心上不做二想,占有欲胶着的令人近乎发狂。有些人则完美的让人绝望。"

忍足最后就是出来拉赞歌的。

PHOTO THX/风之翼
国中的时候就喜欢上忍迹,没想到这么久以后竟然有契机扮演他俩,命运的机缘实在太玄妙
总之,给今天生日的自己做个纪念!

唉呀好缺乏忍迹同好qwq!!!

忍迹

忍足到的时候座位几乎已经全满,最后只能选择坐在台下左侧偏后的位置,从这里望过去能见到迹部大理石雕像般精致的侧面与他扫视全场的自信目光。舞台灯大把地从头顶上撒了下来,沐浴在光束中的迹部整个人看起来有点朦胧,像一个轻轻降临的梦境。在礼貌性的掌声中,迹部修长的手指探向麦克风,有一瞬间忍足几乎以为迹部开口是要说出他的那句名言,下一秒会场内的音响就流泄出迹部纯正的英式发音,肃穆而流利地为今日的主题做了开场。
左右两侧悬挂的萤幕拨放着迹部的论文简报,经济领论模型与曲线图表相继出现,忍足专心听了一会便决定放弃理解那繁复的数据典论与专有术语──这原本就不是他的强项,更非他今日来此的目的。

迹部在学业上的表现和...

网王小段子》 忍迹 / 凤冥

冰帝/0413

指着天空说要带领冰帝站上全国顶点,成为No.1的迹部,国一那年的豪情壮志,国二的种种努力只打进第二名,国三的时候看着手冢从旁接过冠军奖杯,到底抱持什么样的心情。
他们的王一语不发,回程车上直盯窗外,双唇抿的死紧,岳人许久不甘,哭累了倒在日吉的肩膀睡的很沉,后者则诚惶诚恐不敢动弹一脸僵硬,慈郎依旧呼呼大睡在后座,蹙起的眉头没有往常安详舒适,冥户怒容未褪更多的是遗憾的忿忿,凤在一旁温柔轻声劝抚。

如果迹部会哭就好了,忍足侑士心想。
那这样他好歹能把肩膀借给他。

冰帝网球部没有副部长。因为他们只需要统领一切的人,但走在最前端的领袖也依然是人,豪情壮志神子般闪耀的灵魂寄宿在凡人体内,也会有疲...

なぜ情熱 燃え尽きて 嗚呼 消えてゆく
止められずに溢れ出す 罪も僕に溶けて


PHOTO THX/Jason

"Stand up to Homecoming, escape here teenager. "
经不住似水流年,逃不过此间少年。.


20161015》 HQ ONLY

冷蝶到底多神才能把场次照拍得宛如史诗。
那里的舞台灯颜色真的很奇妙,可是竟然能够调整成这样,真的是让我跟维大差点跪了XDDD
HQ ONLY那天玩得很开心,黑研无限好,只是粮食少(悲痛)
而维大这辈子全帅在钢琴上了(失礼

Tu es Ma Misterieuse Romance Je t'aime
(你是我的Romantic Mystery, 而我爱你).

爱像雨季,若不能痛快想你
那就继续为你弹琴
解释命运


photo thx / 小V
黑/wei
研/ecaros
___________

放学我们走走停停

黑尾/Wei
研磨/Ecaros
列夫/阿颯@路還很長。 

PHOTO THX/鬼人老大

天才一樣的手法!!!!!!!!無比認同!!!

GOR叔:

全JUMP系最适合女装的男孩子没有之一。

可盐可甜的东京宝石研磨!

话说这个比基尼最近不是一直摆在外面吗,其他的都在展览柜里

我妈就说噫这个小朋友原来还能换衣服的?这是不是就是那种色情玩具,换性感衣服的那种?
........

等等不是他色情是我的问题(忏悔

阿黑說該回家了


PHOTO THX/卡滋

HQ/黑研 02

一开始注意那个人的原因已经忘了。

仿佛是因为在球队开始练习的时候,那个人总会用尽所有方法规避肉体系的训练,即使被教练指派去与学弟练习时也会瘪着一张嘴沉下表情,沉重的步伐与欢快的学弟成为明显的反比。

在球鞋与木制地板的尖锐摩擦声与各种吆喝声里头,那个人的名字也时常被提及,多半都带有吓阻的警告意味。


「研磨,别偷懒!」


那天是他不知道第几次听到队长喊出类似的句子,而被指正的人摸摸鼻子,放下了手中的掌机,在其他人的笑闹中走向下一轮练习接球的队员们。

忽然之间,心里头从以前就不断累积、层层叠叠的疑惑就有了倾泻的冲动。


如果对训练总是逃避,那为什么还要参与体育性社团呢?

如果对...

HQ/黑研 01

他只记得那个击球的瞬间。

正确说起来是被球击中的瞬间。


一开始感觉什么都嘈嘈嚷嚷的喧嚣个不停,那些慰问、关心、球鞋与地面的摩擦声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的反覆回荡,交织交响仿佛坏轨的音频。


围绕过来的众人声调各有别,有些听上去满是关切,有些则带有打趣的笑,那时候他已经由平躺转而被搀扶成半坐的姿态,却仍是有些头晕脑胀。

而那个人穿越人群--不如说是一见到他人群就自动让出路来--在他面前单膝跪了下来,他一只眼睛还无法视物,还未能对焦的单眼辨析轮廓有限,只依稀能看见对方有一头夸张耸立的黑发。


「你还好吗?」那声音甚是熟悉,甚至还举起手朝他的额头袭来。

他下意识偏头避开了,对方没停下...

1 2 3 ————
©-此刻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