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相逢-

管理人:Ecaros
全职主食虛空双鬼轩策/林方/肖戴
HQ主食黑研/兔赤/灰夜久

山獄 | 小段子

在司仪冷静的宣读与热烈的欢腾中,彭哥列一年一度的各部竞赛拉开了序幕。

平时六个部门虽各司其职,但追求内部行政效率的同时为了确保实战能力不落下,每季都会安排各部门的内部竞赛,以此相互切磋激励士气。每季的前三名则能获得参与年度大赛的机会,以及比起奖金更令他们渴盼的--挑战守护者的殊荣。

在过去两年的竞赛中最常接获指名的就是使用日本刀的雨之守护者山本武。

岚部的成员曾透露他们的守护者大人为此感到不满,认为山本武在最想一战的对象排行榜上冠居榜首不过只是因为东洋武器新鲜。

由于岚部和雨部长年处于和平又激烈的竞争中,因此岚部成员在左右手大人转头抛来凶恶的询问眼神时他们总一致点头,即便内心各有想法。

--云守大人的武器也十分罕见但挑战他的人就不如雨守大人多啊。

小新人想着。但他决定跟随前辈们一同保持沉默。

上一个说出「因为雨守大人的人望很高吧!」的部员在训练场被亲自下场担任教官的岚守大人炸个七荤八素的场面还历历在目。

说到底内部竞赛也是彭哥列十代首领的左右手发起的。

秉持着「身为彭哥列的成员怎么可以不文武兼备」的原则,岚之守护者兼训练场教官在观察了一个月后愤然起草,写了一部巨细靡遗总之让雨守看了两页就睡着的计画书,在首领来不及细细审核与担任十代首领家庭教师的门外顾问说了句『好像很有趣啊』的情况下,毫无异议顺利通过。

在岚守大人的要求下,缴交的报告、谈吐仪态要能出得厅堂、握起枪来也要能随时上得了战场,于是岚部就变成最惨烈的部门。

这大概也是为什么狱寺隼人在『最想在他底下做事』的排行榜里落于山本武后头的原因之一。

.

在新人挑战赛之后,撑起彭哥列殿堂的重要存在--六个守护者们也将下场一战,场上还在做着清理,场外悄悄地开起赌盘。

「我赌山本大人会获胜。」雨部的成员摸出一个硬币。
「狱寺大人才不会输!」岚部的部员忿忿地将硬币也拍上。
「我赌狱寺大人。」雨部前辈的硬币落的意味深长。在雨部小新人不敢置信的眼神里他补述原因。 「山本大人可能会舍不得。」


在一片此起彼落的窃窃私语里,山本武松开了几个小时前在对手的叨念下被系的平整的领带,握起时雨金时好整以暇地踏上了擂台。他们的雨守一直是一贯的惬意模样,神态与他挑掉先前的五个挑战者时皆无二致,表情却添上了几分期待与跃跃欲试。

他一向不在乎那些排名或赌局倍率,顶多只想从真正在意的人那里得到奖励性的吻。只是通常很难如愿以偿。

一道熟悉的人影自对角的欢呼声中信步而来。

山本武满意地看见对方的朝自己步步逼近。

哦,他可敬的对手,能放心交托背后的伙伴。
他的爱人。


几个小时前他们在同一张床上醒来,现在则站在彼此对面,明明祖母绿的瞳孔里杀气腾腾,山本武却到了此时依然觉得狱寺隼人每一刻都让他舍不得眨眼。


狱寺像看穿了他的心思,眉头一皱后念了句不正经。

而后在漫天燃起的岚焰里他听见众人的惊呼与猎豹的咆啸,与破风声一同乍到的还有狱寺隼人的加注。

「输的人倒一个月的垃圾。」


--关于训练场


"你才刚来,可能不太懂频率。"前辈吸了一口烟。

"频率?"

"是的,频率。"前辈说。 "月亮的阴晴圆缺、潮汐的涨退,跟狱寺大人的情绪起伏一样都有频率。"


鼻青脸肿的小新人摸不着头绪。 "您是指.....?"

"想要在训练场里轻松点,罩子就要放亮。这点跟上战场是一样的,你不可能真的到了才临阵磨枪,在开打前就要注意各种迹象。"

小新人点头,但表情仍旧一头雾水。


"因此我需要先注意什么吗?"他还没搞懂月亮的圆缺或潮汐涨退跟他们岚守大人的关联。


前辈拍拍他的肩膀。

"每天上班前确认一下雨部的出勤列表,如果有任务,甚至是山本大人带队,那么一整天皮就都绷紧一点。"


-----------

*雲雀是最強的守護者無誤。但最想對戰的排行輸給山本,是因為通常找不到人又或者根本沒出席,要不然就是被用「就憑你?」的一瞟+當場走人給打發。

*即使獄寺隼人在『最想在他手下做事』排行裡輸給山本,但也僅只輸給山本而已。因為主管很嚴所以嵐部的調遷率高,但忠心耿耿的還是大有人在。(留下的全是人才)

*所以其他部門要是缺行政通常都先從嵐部借人。


*雨部的部下最崇拜山本武的氣定神閒。覺得簡直大將風範。

*嵐部的主管最生氣山本武的氣定神閒。覺得簡直太沒神經。



----
最近家教回萌啦!跟小伙伴们聊得太欢欣噜了一小段不知所云,但8059是世界真理

评论(6)

热度(38)

©-此刻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