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相逢-

管理人:Ecaros
全职主食虛空双鬼轩策/林方/肖戴
HQ主食黑研/兔赤/灰夜久

【HQ!】 Scenic (黑研)01

01.

誰也沒有想到這種發展。

孤爪研磨在上大學不久後,當起了服裝雜誌上的讀者模特。
這件事情連研磨自己都無法想像或是相信。
一個完全不會笑的模特,那不是一件很弔詭的事情嗎?



這件事情在最一開始,不過都只是一場湊巧。
雜誌原本談好的模特兒臨時因病無法拍攝,基於尺寸相近的理由被阿姨給緊急找上了門求救。起初他抗拒了許久,姿態甚是堅決,阿姨在電話裡半哄半騙的百般請託也動搖不了他想窩在房裡繼續攻掠電玩的念頭,阿姨嘆了口氣說了一句好吧,就在研磨以為可以結束這件為難事的時候,話筒那端卻忽然換了個人。
『唷,研磨。』那熟悉的聲線與不正經的打招呼方式讓研磨心裡登時警鈴大作,幾乎都要扔下電話逃跑。
在相處多年的認知裡,不管什麼事情扯上黑尾總是有變麻煩的可能,好比那永無盡的排球練習。他警戒的握著話筒,有種這通電話會讓他與遊戲機的距離變的更遙遠的預感,正思考著如何迅速掛斷對方的長篇大論,卻不料黑尾只說了一句話。
 
『吶,我說,反正也不是什麼困難的事,拍幾張照而已,就……當賺點零用錢?』
 
這句話簡直就是個蠱惑。
他看著那張被他壓在茶几上的新款遊戲發售傳單,那是他們前幾天放學時黑尾順手拿給他的,說路過店門口所以被塞了一張,於是就拿來給他瞧瞧。現在想起來他幾乎都要以為這是對方一場精心策畫的陰謀。
沉默了許久,研磨最終在千百中不甘願裡忿忿的點下了頭。
預感終究是成了真。
電話迅速被歡喜的阿姨給接了回去,佐著黑尾對他所有行程的了解,風風火火間迅速的就敲定拍攝的日期與時間。
 
他嘆了一口氣。
事實上,這件事若不是阿姨派出了黑尾來做說客,大概也無半點成事的可能。
黑尾總是知道怎麼做能使自己就範,亦或者什麼情境下他最無從抗拒引誘。
彷彿聽出他一一應允裡的不情願,從話筒那頭傳來的笑聲有說不出的了解與狡獪,他甚至可以想像出對方得瑟的表情,那模樣肯定笑得就像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那頭貓。
 
敲定的拍攝地點是家附近的公園,黑尾原本答應了一起陪同,但最後卻因為學校的事情走不開,使研磨落得必須一個人面對攝影師的窘境。
 
--橫豎只是答應了穿上衣服拍幾張照,品質怎麼樣就管不著了。
看著黑尾傳來的道歉簡訊,他微微賭氣的想著。
 
嚴格說起來,前來合作的攝影師已是非常有耐性,他一下就看出了模特兒內向的個性,也拿出十足的耐心,試圖用各種話語來轉移對方的注意力,但怎麼樣也勸不了研磨將視線對著鏡頭。男孩子卻敏銳得像只貓,面對那些玩笑或詢問沒有鬆下一絲的防備,於是最後也只好改變原先預想的拍攝風格。
 
當見到攝影師慎重的檢閱完手中的相機,比出一個ok的手勢時,研磨如獲大赦般坐倒在公園的長椅上。
此時時節正入秋,平日的公園沒有什麼人,因著向晚,空蕩的公園周圍漸漸泛起蕭冷的氣息。人家精心搭配出來的衣服雖有形有款,卻不一定能保證保暖,而研磨原本就不是什麼能抵抗寒冷的人。以前的時候只要打一個噴嚏或是縮縮肩頭,總有個人會將圍巾解下、接著往自己身上籠過來,那無微不至的關顧太過理所當然且持續常年,以至於到了現在才會產生這麼強烈的不適應。
他搓搓微凍的掌心,正欲解開領帶、套回自己最熟慣的帽T時,卻聽到一聲呼喚:「研磨!」
他下意識的轉頭往聲音處望去,迎接他的卻是一陣瞬閃而逝的白光以及一聲今日聽過無數次、清脆的喀嚓。
研磨揉著被白光弄得瞬間花去的眼,視線重新對焦後,在單眼鏡頭下是攝影師笑得得逞的臉。
 
***
 
「--你想成為甚麼樣的人?」
黑尾讀著雜誌上的文案,那一頁研磨穿著鐵灰色的拼接式西裝大衣,不對稱剪裁的毛料柔暖卻筆挺、貼合著腰身,俐落的剪裁刻畫出男孩子纖瘦的腰線,斜切的前襟微微地敞開,露出了裏頭的黑色長板平口T恤,在略低的領口與大衣立領交錯出的一片陰影裡,隱約可見一抹纖瘦精緻的鎖骨。
黑尾的手指無意識般在雜誌頁面上順著研磨的頸線掠動比劃,似笑非笑的看著他。

「可以專心打遊戲的人。」視線依舊盯著遊戲畫面,他偏偏頭避開了來自身後的騷擾,「阿黑不要擅自佔據別人的床啊。」
「什麼話,你在我房間裡有跟我客氣過嗎?」黑尾換了個舒適的姿勢,繼續霸佔著他的床。「而且,你算別人嗎?」
聞言他一愣。一瞬間不知道什麼答案才是正確的解答。
 
--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我又算是你的什麼人?




【TBC】


----

阿姨......就是黑尾的媽媽(!

评论

热度(21)

©-此刻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