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相逢-

管理人:Ecaros
全职主食虛空双鬼轩策/林方/肖戴
HQ主食黑研/兔赤/灰夜久

【HQ!】GIFT(黑研)

孤爪研磨有時候覺得黑尾鐵朗這個人也真是悶的慌。


今年研磨生日的時候黑尾送了他一台平板作為禮物,原因是不希望隊上的二傳盯著小螢幕太久以致近視,此舉在研磨拆開禮物時引發了眾人好一陣讚嘆,電子產品普及的現在雖然不甚稀有,但那價位還是足夠讓一票高中生嘖嘖稱奇。
芝山帶著嚮往的眼神問研磨能不能借他摸一下,山本則激動的表示這麼酷炫的東西自己以後有能力肯定也是要入手一台的,列夫好奇地問要是以現在的時薪去打工得存多久,學弟們才恍然驚覺:『黑尾前輩有時間打工嗎?』
聞言研磨一愣,這答案他還真回答不出,平常兩人都是一起上下學的,時間多半也耗在部活上,有時研磨熄燈了還會看到對面黑尾房裡的燈依然亮著,畢竟三年級學生的課業還是比他們來的更緊湊繁重些,更何況對方還有主將的職責在帶領著隊伍,即便假日黑尾也常來他房裡待著,閒聊瞎扯或拉著不情願的自己上街,這樣的黑尾還有時間去打工嗎?
 
『那你要問….』研磨習慣地向自己的左後方抬頭,迎上的卻是犬岡天真的疑惑表情,他難以解釋自己的舉動,只好匆匆低下頭躲過對視。只見黑尾與夜久站在部室的一角不知道在交談什麼,兩人的視線雖然望著這裡,但卻似乎在說著無關的事情,他抿了抿嘴唇,把平板電腦從列夫手裡拔了回來,免得列夫把語言介面調成俄羅斯文。
 
*
 
金幣的提示音連綿,在螢幕上躍動的指尖流利而精準,修長的手指下積分不斷累計堆疊,小小的人物在屏幕上順暢地奔跑著,馬不停蹄地過關斬將。
 
“你現在用的倒是很順手呢。”黑尾的聲音從門口傳來,眼下破關緊急,研磨無暇抬頭,但從靠枕下沉的重量就明白對方又毫不客氣的湊了上來。他挪動了位置,讓出了一半的空間。“不會很難理解,基本上設定都是大同小異。”
“明明昨天還那麼認真地看說明書。”黑尾取笑著,自動自發地倚進他留下的空位。
 
拿到的半天內研磨就把平板的使用方法以及各種快捷鍵給摸透了,收存遊戲的資料夾一點開便會看到各種遊戲分門別類的一字排開,普通人看見肯定會吃一驚,也幸好黑尾在選購的時候就很有自覺地挑了大容量的記憶體,否則大概無法跟上音駒電玩達人的需求負荷。
雖然對研磨來說,手機和PSP內建的遊戲已足矣(畢竟終究只是用來打發時間),但寬廣簡潔的介面操作起來的舒暢感就是不一樣,硬要挑缺點的話大概就是跟PSP比起來沒有符合人體工學的握位,以及比手機還要沉上許多的重量吧。
 
說回重量,研磨還是不免狐疑每次都捱在他旁邊,說著”哎~這樣才看的清楚啊”的黑尾鐵朗,到底都在圖謀著什麼。從前還會跟他一人一台遊戲機連線對坐而戰,但後來黑尾自己打遊戲的次數漸漸少了,也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會開始蹭到自己身後,就著那樣環坐的姿勢越過他的肩膀看他玩電玩,最初研磨本來還是很抗拒的,畢竟後座有個人實在很影響操作且容易分神,但長年抗爭下來(這點倒也是令人想為黑尾鐵朗的執著讚嘆),也早已成為習慣,發現在怎麼樣也改變不了這個事實後研磨就不客氣地交付全身重量,將對方當成靠枕了,橫豎黑尾從來沒有跟他討論過關於體重的事情。
 
習慣是種可怕的表徵。想來是這種長期下來的縱容導致了對方的得寸進尺。
但黑尾總有辦法在瀕臨他的底線之前收手,就像得知什麼樣程度的作弄會讓他惱怒,彷彿能把他看的了然於心、全然通透,這讓自認擅長觀察人的研磨有一種微妙的不甘感。
可這又有什麼好計較的呢?就像他總有辦法看出自己隱匿起來的情緒,就像他一眼就洞悉自己對新型3C電子產品的好奇與渴望,縱然自己從未言說。

枕著黑尾的臂彎,他忽然想到今日部室裡未果的答案,“今天列夫問的那個問題……你不回答嗎?”
“時間這種東西,擠一擠還是有的嘛。”黑尾促狹的眨了眨眼,”別小看學長的毅力啊。”
看來對方是不打算告訴自己這個答案了。研磨在心裡嘆氣,如果黑尾不想說,那麼他也不會去強求或是點破,事實上黑尾又能真的瞞得住他什麼?兩家的母親在電話裡的嘻嘻哈哈總有線索,而那雙漫不經心的眼即使試圖掩蓋,但又能藏住多少疲憊。
 
並不是不知道的啊、那樣的付出,那樣的心意。
 
“……謝謝你。”聲音細如蚊蚋,但他很肯定黑尾就是聽得見。
“哎,這又有什麼。”像明白他的羞赧,黑尾大力的揉了揉他的頭髮,熟悉的氣息湊在他耳邊,引起一陣夾帶親暱的搔癢。”或者……你打算怎麼答謝我?”
 
“我已經說過謝謝了。”早已習慣對方總是語帶誘惑的試探,他想起班上女同學帶有仰慕的議論,說著覺得排球部主將幽默風趣云云,她們根本不知道對方是這種話語喜歡遊走在性暗示之間的角色。
“喂,不要老是這樣無視我的需求。”黑尾在他身後不滿的嚷嚷,語氣佯怒,卻沒有幾分認真。
 
“那……阿黑要試試嗎?”他抬眸迎上左上方的視線,過近的距離讓他輕而易舉就能從黑尾瞳孔中望見自己的倒影,這才忽然想起對方在贈出禮物之後幾乎都沒有跟他搶過,”玩玩看?”
黑尾一笑,自研磨身後伸出手指替他點選了新遊戲開始。“不了,看你玩就好啦,我不想破壞你的積分。”
一看見遊戲再度展開,他連忙將視線轉回屏幕,”光是看別人玩有什麼樂趣嗎?”
“當然有的啊。”
“無法理解,阿黑果然很奇怪。”再怎麼樣還是自己動手比較有趣吧?他默默的想著,此時下顎卻被來自身後的大掌給擒住,帶起一個上仰的角度,迎上了黑尾不懷好意的促狹眼神。

"因為是看你。"話語剛落,隨即一個吻就跟著覆下來了。


那場遊戲到底也沒能打完。
 
 
 
【後記】
『我說,你這渾小子存那台禮物預謀了多久?』夜久用手肘撞了撞黑尾。
黑尾視線盯著被眾人包圍在中心的研磨沒有偏移過,回答的速度倒也快:『大概去年的十月左右吧。』
竟然從去年十月就開始準備今年的份嗎?!夜久忽覺啞口無言。『……口口聲聲說要督促我們貴重的二傳不要過度沉溺遊戲的人是誰啊?』
『相對的我會沒收他的充電器啦。而且這樣才可以避免近視啊~看大螢幕總比他躲在被窩裡戳小鍵盤好吧?』
『我才不信你真的會狠下心沒收。蠢家長,過度溺愛。』
『謝謝讚美。』


评论

热度(60)

©-此刻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