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相逢-

管理人:Ecaros
全职主食虛空双鬼轩策/林方/肖戴
HQ主食黑研/兔赤/灰夜久

忍迹

忍足到的时候座位几乎已经全满,最后只能选择坐在台下左侧偏后的位置,从这里望过去能见到迹部大理石雕像般精致的侧面与他扫视全场的自信目光。舞台灯大把地从头顶上撒了下来,沐浴在光束中的迹部整个人看起来有点朦胧,像一个轻轻降临的梦境。在礼貌性的掌声中,迹部修长的手指探向麦克风,有一瞬间忍足几乎以为迹部开口是要说出他的那句名言,下一秒会场内的音响就流泄出迹部纯正的英式发音,肃穆而流利地为今日的主题做了开场。
左右两侧悬挂的萤幕拨放着迹部的论文简报,经济领论模型与曲线图表相继出现,忍足专心听了一会便决定放弃理解那繁复的数据典论与专有术语──这原本就不是他的强项,更非他今日来此的目的。

迹部在学业上的表现和实力一向无庸置疑,那个人完美主义下骨子里是一股执拗的要强,总是对自我有着更高的期许与要求,因此即使忍足对经济领域一窍不通,光凭他对迹部的了解与认识,还有坐在第一排评审教授的频频点头就足以明了迹部的研究结果有多么出色优秀。

真的是不管在哪里都发着光啊。忍足心想,把眼镜拿下来擦擦镜片再重新戴好。周围的人有的振笔疾书有的表情沉思,眼神在迹部与简报上不断来回游移,这也许就是他与其他人最大的差别,他们为迹部所提出的理论著迷,而对忍足侑士而言,被迷倒的理由始终都是那一个人的存在。但即使如此在人群里他们的角度同样都是仰望。仗持着这样的距离饶是迹部的insight也察觉不了他的视线,他聚精会神、大胆又肆意的看着迹部的脸,不必掩饰那些总得用玩笑话合理带过的情绪,不用隐藏自己近乎贪婪的目光。

果然有些人有些事只适合远观。超出了习惯的熟悉的安全的距离,就有什么势必改变。就像那天他们在低纯度的酒精下分明借酒装疯交换的一个吻。

就在忍足胡思乱想之际,在台上的迹部扬起了笑容,自信豪放的气势像一朵烈烈绽放的蔷薇花,华丽刺眼夺目,衬着潮水般的掌声,点了点头就算是致意,俐落地结束演说。

迹部下台与教授做了简单的拥抱告辞后直接迈开脚步走向忍足的方向,大步流星不失优雅但速度之快,忍足来不及整理好表情,没能掩饰好的情绪全写在脸上,在迹部看来就是忍足一脸莫名其妙啊您大爷难道是开了天眼这音乐厅的座位几百人随意入座怎么就这么准确。

迹部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冷哼说什么都逃不过本大爷的insight.
忍足一面让座一面称是,迹部却没放过他:”你一个医学院的学生来听也听不懂,来干嘛?”
忍足心说不就来看看你,嘴上回答的却是为了那个入席者免费可得的豪华午餐盒。

迹部睨了一眼过来上下打量他像在扫读理由的真假,忍足被盯的有点慌但仍是强撑着一副怎么了我的确想要那个餐盒的样子,最后迹部嗤了一声说了句出息。

这事就这么的了结了。

最后忍足捧着两人份的餐盒走回医学院时,发现他竟忘了问迹部看见自己出现在台下时怎么态度就笃定且毫不意外。



------------------

前几天研讨会结束心里还是有种不大踏实的感觉,准备了这么些日子其实也就走个场,初审相对轻松,但总有种「嗯?就这么结束了」的未竟感

被排在倒数几个上台前面就打起了这样的草稿
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他们肯定会继续考个研进修,本来想让忍足在毕业时给迹部捧束花,但那样实在有些矫情,所以就请迹部作为忍足心里永远绽放的华丽蔷薇吧


评论

热度(3)

©-此刻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