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相逢-

管理人:Ecaros
全职主食虛空双鬼轩策/林方/肖戴
HQ主食黑研/兔赤/灰夜久

童話OA

他沉溺梦乡,是因为那里有他追寻的人。

低而沉的嗓音如醇酒般醉人,蓝发的男子笑的淡然,温柔的眼眉望向王座上的唯一听众,叙述感叹而深情。
纺锤的针确实尖锐,诅咒却更像祝福,在这一场梦境里没有王子,无须王子。浑忘长眠几世纪,在梦里至少可以相依。


第一夜他会晤了吟游诗人的谒见,原因无他,单纯就是无聊,吟游诗人有一副好嗓音,故事开头与大街小巷流传的无异,结局却荒腔走板,他发现自己意外的喜欢这种出乎意料的结尾。

第二夜他准许了吟游诗人的请求,让诗人能够来到他的尊前屈膝,执起他的手并在手背上烙下虔诚的一吻才开始了故事。横竖是打发时间也无伤大雅,他这么告诉自己。顾自假装一派镇定。

第三夜他原谅了吟游诗人的无礼,诗人为他献上了一首诗。他听过很多很多描述自己的诗,丰功伟业与朗朗英姿不在话下,却是第一次被称赞美丽。诗人看着他,说,你的眼眸使人动情。

第四夜他避开了吟游诗人的视线,有些暗示在字里行间越来越浅显,有些记忆在熟悉的故事中逐渐泛起暗涌,浪花吞没脚边,他们隔着深紫色的海对望,海的彼端传递过来的期待太烫人了。

第五夜他问起了吟游诗人的名字,Oshitari,记住会对你有好处的。诗人笑着说。他在心里反覆念了几遍记下了,读不懂为什么诗人明明笑的既温柔又深情,看上去却有说不出的哀戚。

第六夜他端详了吟游诗人的面孔,仔仔细细,认认真真,确定他们的确初见。但本大爷觉得以前可能认识你。他说。诗人一怔,笑的那么怀念。这一次他没有躲过诗人抚上自己发梢的手。

第七夜他纵容了吟游诗人的放肆,当诗人的吻细碎地落在他的颈侧,他听见熟悉的称呼,亲昵而狭呢,疼痛勾动记忆与眼泪,他不自觉的环紧诗人的肩头,听见他俩的心跳声叠合在一块。终于叠合在一块。


冰封了几百年,你的笑容你的辉煌你的璀璨你的美丽,如果我不在了谁来替你传颂呢。
谁还能记得你的意气风发、你的光芒万丈、你与你的剑同样笔直的骄傲与伟大。
在这个冰冷而华美的宫殿独自醒来,遗失了时间,忘却了子民,丢失了牵系。
但我还在这里。一直都会在这里。 KEIGO。

吟游诗人喊着他的名字,唇齿间呢喃着醉人的音节,一遍又一遍地唤喊着。

本大爷是不是真的忘了很多事?他把玩着诗人的发梢,深邃的蓝色发丝让人联想起波光粼粼的海,却远比不上诗人眼眸里的情意澎湃。

我都替你记得。诗人说。而我们还有时间。



____________________

也不知道怎么搞的念了会儿书,心浮气躁的就思绪跳跃了起来
基本上是个架空变调童话,其实私心只是想让忍足假以诵诗之名行骚扰之
开头讲的故事是慈郎
会不会有后续
其实也挺未知的



评论(1)

热度(5)

©-此刻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