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相逢-

管理人:Ecaros
全职主食虛空双鬼轩策/林方/肖戴
HQ主食黑研/兔赤/灰夜久

【忍迹】百亿之昼 千亿之夜 - 07

實在太喜歡這文字 了

苦橙薄荷尤加利:

忍迹+冢不二 柳生仁上线


加粗为回忆 下划线by作家忍足君




07


吃过早饭之后,忍足要回房间跟日吉联系下本新书的事,迹部一边翻着带来的书一边等他。




他有买忍足每一本新书的习惯。虽然忍足的写作风格严格意义上来讲并不是迹部的菜,但是看多了,也就成了习惯。


大概是因为从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一部分的忍足和他自己。


职业的写作者是会把写作融到生活中的。


男女主初见的餐厅,是他们一起试过菜的馆子。


然后他们默契的很久没提吃法餐的事。




前菜惊艳,主菜平庸,最后的甜品能腻死人,还不如便利店里面随手买的布丁。




女主送给男主的香水,是迹部出差带给忍足的礼物。




送香水这种事情看着简单,实际难于上青天。不仅要对收礼人了解到牙齿,香水背后私密的难以言说的占有欲又让这种礼物变得微妙了起来。




忍足没有用香水的习惯,大概是因为长在医生家庭。后来那瓶香水大概是被用作了室内香氛——因为忍足的衣服上总是沾着点那瓶香水后调里面悠远的檀香。


这也是迹部最喜欢的味道。


他也承认,他喜欢的其实是忍足身上有他自己的味道。


从他坐的角度望过去,恰好可以看见窗帘上面映出的忍足的背影,斜斜靠在栏杆上。


迹部盯着那个影子看了好一会儿,才低下头接着翻手里的小说。


“我知道你喜欢我。”


“但是你爱我吗?


女主在月台上对男主这么说。


喜欢和爱。


迹部合上书。


好像好多爱情故事都探讨这个。他看的爱情故事少——小时候迹部更喜欢把时间花在萨特和陀思妥耶夫斯基身上,算下来除了像罗茱这样不看说不过去的名著,就是忍足的故事了。


不过这还是忍足头一次写出来。




喜欢是以自己为出发点。在喜欢这个过程中,只需要关注自己的需求就好了。


你可以喜欢一只猫,喜欢一个偶像,当然也可以喜欢一个人。


喜欢是因为对方可以满足自我的欲望,所以才喜欢。


但是爱不一样。


在一段爱情里面,爱是主体,然后才是我和你。


至于自我本身,是爱情里面可以忽略的第三人称。


爱一个人是因为想让他幸福。


放弃一段喜欢,是从一场不大不小的流感里面痊愈。


而放弃一段爱情,是切掉一个器官。


没了喜欢是可以活下去的。


没了爱情也可以。


但是从此以后你就将带着一个不完整的自己活下去。


行尸走肉一般地活下去。




忍足打完电话,回头看见陷入沉思的迹部,手里还拿着自己的书。


他觉得有点好笑,也知道不能当着迹部的面笑出来。


“被感动到了就给我多贡献点销量。”


“可以号召公司同事一人买两本。” 迹部回过神来。在忍足刚出书的时候他真这么想过。


忍足连忙摆手,他知道迹部真能干出来这事——年年不二都抱怨,每本忍足的书自己家里都有两套。迹部一向是自己买一本,再硬塞给不二一本,结果不二还坚持自己买。


真是想吐槽都不知道从何吐槽起。


“不需要啊景吾。两吊钱的事。挣得多就吃肉,挣得少就喝粥。” 忍足往背包里面塞泳裤和防晒霜,“再说,卖不出去证明我有很大几率死后出名。”


“胡说八道。”


迹部简洁地概括了他的观感。


忍足笑得眼睛眯到了一起,把迹部手上的书收走。




迹部在图书馆顶层的金融类专业书籍区准备借书。


他和仁王在一起自习,讨论案例。自从三人小组的case拿了第二名,凡是可以自由组合的小组作业都是他们俩加上不二,三个人绑定。


迹部刚回到座位上,仁王突然猫到墙角接起了电话。


手冢正好从对面过来找位子,迹部顺手把边上的书挪了给他腾地方。


跟不二熟起来的连带效应就是跟手冢的交流多了。


迹部很欣赏手冢的个性,但是又隐约地觉得自己大概做不到他那样。


手冢很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或者说,是太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了。


仁王的电话结束的很快,一回来就忙着收拾电脑。


“抱歉迹部,有点事得先走一步。” 他点了个头,算是跟手冢打招呼。“具体计算结果我今晚传到fb的小组上。”


“这么急,” 迹部想开个玩笑。“有约会?”


没想到仁王大大方方地点头。


“男朋友从国外放假回来。”


连手冢的表情好像都松动了点。


“啊?”


迹部也没做好表情管理。不过想想仁王嘴里一向没一句实话,他也就没当回事。


“骗你的哟。回头见。”


仁王抱着电脑从迹部身边经过。


才怪。


迹部转头看向手冢。


好像只有他一个人听到了仁王带着笑意的那句话。




迹部好奇心大发作,从窗边探头过去。


图书馆门口有个戴着眼镜瘦削斯文的男生向着仁王张开双臂。


“这次是真话。”


手冢只是点了点头。


“好像没什么事能够惊讶到你啊,手冢。”


迹部刚准备戴上耳机,结果手冢像是要说什么的样子,他只能放下耳机耐心等着下文。


“也不是。”


斟酌了半天用词,就冒出这么一句。


“还以为你要说什么严肃的高论。” 迹部翻了个白眼。


“只能说明,仁王君这次比较认真吧。” 手冢扶了扶并未向下滑的眼镜。


迹部撑着下巴听他说话。


“对我来说,如果不确定能给对方未来,那么宁愿不承诺。”


“反正公开就是认真的了。” 迹部耸耸肩,结果身侧的书架深处传来熟悉的脚步声。


坏了。


他来不及向手冢说明,就急急地追过去。




“好巧。”


忍足一脸平静地看着把自己压在书架上的迹部。


迹部咬着嘴唇想了想,还是决定单刀直入。


“你都听到了?”


忍足想了想,点了点头。


“本来是想坐过去的,可是手冢先我一步。”


“我不知道你在。”


迹部简直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我知道你不知道。”


忍足的表情平静,他挣脱开迹部抓着他手腕的手。


“其实想想,也没什么的。”


“说到底,景吾,我们是一样的心态。”


“我也害怕。”


迹部没听懂他在说什么,还是选择了最直接的方式。


“所以你是在说你不喜欢我了吗?”


忍足叹了一口气。


“真不知道我们俩为什么会搞到一起。我自己都不明白。”


“我确实不是喜欢你,不是喜欢这么简单。”


迹部觉得自己氧气的来源都被人掐住了。


大概溺水就是这种感觉吧。


“我是爱你。”


在听到这句话的下一秒,迹部就冲着忍足的唇咬过去。


忍足很快反应过来,力道大的像是要把迹部揉进自己的身体里面。


他们谈恋爱谈了几个月,牵手都没什么机会,接吻也是浅尝辄止。


“去你那儿。”


终于分开的时候迹部用手背擦着嘴角,喘着粗气。


当被忍足按在床上的时候,迹部突然明白了所谓的害怕是什么意思。


不只是你。


我也害怕。


迹部一边回应忍足的吻一边想。


这样也好。


煞费苦心的遮掩和小心翼翼的退路都没有了。


大概爱上忍足,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但是能被忍足爱,迹部觉得自己并不需要偷生的机会。




忍足扔给迹部一个头盔,然后自己跨上摩托。


“请。”


“就是想带你兜兜风。”


虽然很想吐槽这种中二的私奔感,迹部还是接过了头盔,抱紧忍足的腰。


居然还有车载音响。


迹部觉得自己国中阵仗最大的时候都没这么夸张。


不过很受用就是了。


风声太大,迹部勉强辨认出这是早上不二发在社交网络上的视频里面他自己哼的歌。


视频里面依然没有人。


只有澳洲壮美的日出,和不二的轻声哼唱。




Somewhere in this messed up world


They believed they would find the one


Someone with the same song everlasting melody


Looking in to his eyes


He said thank you for finding me




——终于规律作息了?少喝酒。


忍足在底下回复。


——嘘。看日出多美。


不二只回了这么一句话。




海的气息扑面而来,迹部的嘴里咸得发苦。


过往是海浪,而回忆是退潮之后留在地表的盐粒。


然而人类的生存无法离开盐分。


就像树木无法离开水而生存。



评论

热度(22)

  1. -此刻相逢-苦橙薄荷尤加利 转载了此文字
    實在太喜歡這文字 了
©-此刻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