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相逢-

管理人:Ecaros
全职主食虛空双鬼轩策/林方/肖戴
HQ主食黑研/兔赤/灰夜久

网王小段子》 忍迹 / 凤冥

冰帝/0413

指着天空说要带领冰帝站上全国顶点,成为No.1的迹部,国一那年的豪情壮志,国二的种种努力只打进第二名,国三的时候看着手冢从旁接过冠军奖杯,到底抱持什么样的心情。
他们的王一语不发,回程车上直盯窗外,双唇抿的死紧,岳人许久不甘,哭累了倒在日吉的肩膀睡的很沉,后者则诚惶诚恐不敢动弹一脸僵硬,慈郎依旧呼呼大睡在后座,蹙起的眉头没有往常安详舒适,冥户怒容未褪更多的是遗憾的忿忿,凤在一旁温柔轻声劝抚。

如果迹部会哭就好了,忍足侑士心想。
那这样他好歹能把肩膀借给他。

冰帝网球部没有副部长。因为他们只需要统领一切的人,但走在最前端的领袖也依然是人,豪情壮志神子般闪耀的灵魂寄宿在凡人体内,也会有疲态,那个时候有没有谁能支撑着你呢?迹部。
在玻璃的倒影里他分明看见迹部的视线与自己的叠合而上,迹部动了动唇,忍足原以为迹部会说些什么,然而迹部只是将目光投向更远的窗外,海平面上橘红色嫣霞正在那里逐渐殒落。

_____


忍迹/0416

充满试探、不安、猜忌,拉扯自尊与渴望
还没有听到那句40比0
还来不及对你说出那一句爱你

迹部景吾不想说出口承认的话语是"我喜欢你"
忍足侑士难以坦率他企盼的话语是"我喜欢你"
"本大爷要让全世界知道你是我一个人的。"
"景吾知道全世界里我最喜欢你一个就好。"

他与他,不对称,不平等的,爱情。

蔷薇艳丽的花叶下有锐刺正张扬,钉在谁的心上不做二想,占有欲胶着的令人近乎发狂。
有些人则完美的让人绝望。

无可救药。收回目光、掩饰性推了推眼镜时忍足这么想。这是他今天第二十七次走神。

______

凤冥/0422

冥户恍惚地看从凤的肩颈透下来的灯光,意识逐渐涣散而脑内一片朦胧,凤的项链就在眼前随着身体的挺进而规律晃摆。
凤好像是虔诚的教徒,据说每个星期都会跟着家人一起去望弥撒,他没有细问过这方面的事情,一来是自己不感兴趣二来也是本来就对宗教没有什么想法,但冥户多少还是知道的,七重原罪里色欲,严厉地斥责同性行淫的罪行,索多瑪因此而灭于火雨,这故事耳熟能详甚至有电影上演,凤不可能不晓得。

思及至此一个词汇就冷不防地跳进他昏沉的脑海里:背德。

_______


忍迹/0422

如果说幸村精市是立海的精神支柱,那么冰帝中学的信念中心绝对就是迹部景吾。立于众人之上,只能远远仰望的光芒璀璨夺目,跟着那个人前行时不做他想,只知道追随,只记得信服,只相信他给予的梦想与承诺。当迹部对众人张扬自信的笑、对众宣读自己将为王,忍足多半沉默地看,深紫色的目光藏在镜片后,将迹部的一举一动都保留在眼底,他太习惯看这个人的背影了,但即使如此他也知道迹部此时此刻会是什么样的表情,这样的声调下迹部是怎么样的扬起他好看的眼眉,弯起勾动人心的笑。他们是队友,迹部自然为王,但他可不愿只作为俯首的臣下,忍足从一开始就知道那不是他渴盼的,或者能因此而满足的。看向对方的目光冷静自持,镜片阻挡的热切在心口灼灼,距离三步之遥伫立你的身后,把情感缄封以闪躲锐利致命的insight。

啊,真要说,大概、大概像是信仰。

他从未忘记那时迹部在樱花树下不可置信的表情,他沉着一贯的嗓音扬着笑,说唉呀景吾别吧,你会后悔的。

然而他拒绝是为了维护一份尊严还是捍卫自己的一方虔诚,当时的自已没有厘清,事隔多年后才晓得其实他的死角早已悉数落入对方眼中。那是迹部景吾啊,冰帝最重要的存在,青春记忆扉页里最华丽闪耀的一个人,他从未祈求过神却会在失意落寞时想起的名字。

如果我吻了你,那算不算是背弃了自己的神?天堂与地狱一线之隔,最终只差在一瓶酒挥发出来的一念之间。事情发生的猝不及防,又太过理所当然,仿佛一场来自多年前的亏欠要在今日逐一声讨。这次可不会让你再逃了,Oshitari。双颊泛红的迹部扯松了领带,一脸杀气腾腾的逼近。

他终究还是亵渎了他的信仰。吻去迹部眼角的生理性泪珠时,他想。


-------------

记笔》

如果我是忍足,迹部的婚礼一定会在心理纠结两百万次要不要参加
还是那么想见你,但又没有勇气看见你对新婚妻子微笑又或者亲吻
还是那么那么的渴望能够看你在台上神采奕奕光芒夺目
却没有勇气能够弯上一抹恰到好处的笑容对左手冠上银色指环的你说出恭喜

我觉得忍足是温柔而深情的人,为了要对得起自己对你的深情而不想要有一丝蒙蔽,不想对你闭锁心扉也不想挂上假笑,给予不了无法真诚的祝福,那些都太造作而违心,这不是懦弱,选择真心以对的结果多半吃力不讨好,大概真要把心剖开才能证明自己的一片赤诚

无论忍足是有告白还是没告白,肯定都有遗憾
也许当年迹部有等待过、有默许过、有......有期望过
但最终在现实压力的打磨下谁都多少会遗失当时年少轻狂的锐利棱角
你我都不再是那时的风云少年。

"但是我爱你、我爱你啊。"
他沉着声说,宛如叹息。

Ecaros/0423

评论(2)

热度(7)

©-此刻相逢- | Powered by LOFTER